长江禁渔十年!消失已久的鳤已经出现鲥还能再回来吗?

  2020年1月,农业农村部的官网发布了一条重磅消息,关于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范围和时间的通告,正式宣布从2020年1月1日0时起开始实施“长江十年禁渔计划”。

  自长江十年禁渔计划实施至今,已经过去了将近2年的时间,从目前江水流经区域反馈的情况来看,禁渔已经取得初步成效,甚至连消失已久的长江鳤鱼,也再次出现在长江流域。

  2020年11月,长江科考水产品研究人员,在长江宜昌江段对水生物考察时,惊喜地发现了1条鳤,此次距离洪泽湖段发现的鳤,已经过去3年之久了。

  鳤主要分布在长江以南流域,又称刁子、麦秆刁、昌刁和刁杆等,是一种中等体型的肉食性鱼类,与常见的鳡鱼有些相似,最大能长到25斤左右,但鳤鱼的鱼肉却比鳡鱼美味。

  由于鳤鱼有市场,所以就有捕捞和伤害,而过度的捕捞导致原本常见的鳤,在长江几乎销声匿迹。虽然“十年禁渔”才过去2年,但能让消失已久鳤鱼再现长江流域,说明禁渔对鱼类生长正在发挥作用了。

  尤其是重点打击了电鱼、锚鱼等违法的生产性捕捞,对长江一些珍贵和稀有鱼类的生长的确有很大的保障。随着长江生态环境逐渐变好,那么,被誉为“长江鱼王”的鲥还能回来吗?

  鲥,又称时鱼、三来鱼、里夫斯氏薄河鲱、三黎鱼和鲥鱼等,是一种海河洄游型鱼类,一生是在海河之间度过。

  鲥鱼在长江繁殖孵化后,大概需要经过3个月的时间生长,长到15厘米左右时在返回大海,在海洋之中需要生活2年多的时间,才能达到性成熟后再次回到江河繁殖。

  鲥鱼在我国的分布极为广泛,主要集中在渤海、黄海、东海、南海的近海岸生活,以及长江流域城市,具体有江西、海南、上海、福建、广东、浙江、和香港澳门一带。

  鲥鱼是属于温性鱼类,喜欢栖息在海河的中上层。鲥鱼它的食性在不同的阶段会发生变化,幼鱼期在淡水生长阶段的鲥鱼,通常是以浮游生物为食;鲥鱼进入大海后,主要是以海洋桡足类和硅藻为食。

  鲥鱼鱼肉细嫩脂厚,味极腴美,具有较高的营养价值。鲥鱼与长江刀鱼、河豚并称为“长江三鲜”,而鲥鱼排居首位,因此又被称为“长江鱼王”等美誉。

  鲥鱼原先是沿江地区常见的食用鱼类,根据鲥鱼最早鲥鱼捕捞记录来看,在20世纪70年代中旬,当时全国鲥鱼捕捞量的总和为157.5万千克,平均年产量约在50万千克主左右。

  但好景不长,随着经济发展需求,长江鲥鱼的产能逐年递减。从1985年统计的数据显示,鲥鱼的年产量仅有3万千克。想不到,仅仅过来十多年的时间,长江鲥鱼的年产量的总和缩减了接近20倍。

  从鲥鱼最高157万千克的年产量来看,它应该是属于繁殖能很强的洄游型鱼类。根据百科资料显示,一条成年的鲥鱼绝对怀卵量在100万粒以上,体型较大的鲥鱼最高可产卵389.4万粒。

  与鲥鱼同样是海河洄游型鱼类的刀鱼,最大怀卵量只有77500粒,虽然在没有禁渔之前,野生长江刀鱼的数量就已经开始减少,但也不至于像鲥鱼这样30多年了,至今不见踪影。

  上个世纪70年代,我国的经济并不发达,长江两岸的工厂也很少,所以长江的水资源生态一直保持良好。但随着发展经济的号角吹响后,新建很多工厂和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

  由于缺乏环境保护意识,当时很多污水都没经过处理,就直接排入到长江流域,逐渐地破坏了长江水质。长江又属于重要的水上交通,日益增加的大型船舶和油渍排放,对鲥鱼的生存环境造成了破坏。

  另外,鲥鱼主要产卵繁殖场地在江西赣江,由于赣江的平流梯级枢纽工程的兴建后,把鲥鱼洄游产卵的路线给阻断了,使鲥鱼无法洄游,同时建设造成鲥鱼产卵场所也被破坏殆尽。

  即便如此,鲥鱼年产量不足3万千克时,仍然被大量捕捞,因为当时的监管手段有限,加上夜间偷捕者屡禁不止。因此,在1988年,香港免费料资大费,被列入《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一级野生保护。

  1987年,为了保护长江鲥鱼的资源,长江渔业科研人员曾提出,对长江鲥鱼实施为期3年的禁捕,在当年3月份正式实施。随后,还对鲥鱼生长、繁殖和人工授精孵化等一系列工作进行了深入研究。

  很快,科研人员就掌握了鲥鱼人工繁育技术,并在鄱阳湖口至安徽宿松的八里江水域,建立了鲥鱼繁殖路的重要通道,但令人遗憾的是,仍然控制不了长江鲥鱼的资源走向枯竭。

  从1996年至2012年,渔业科研人员曾经连续多次,在鲥鱼繁殖场地鄱阳湖一带水域捕捞长江鲥鱼,但连续16年的科研捕捞仍然是一无所获。后来又在鲥鱼喜欢栖息的峡江监测捕捞,但最终都没有发现鲥鱼的踪迹。

  安徽的八里江,江西的鄱阳湖和赣江,浙江的钱塘江,以及广东肇庆至广西的珠江水系江段,曾经都是鲥鱼最喜欢栖息的场所,但在这些江段里已经有很多年,都没有发现鲥鱼的存在了。

  通过种种迹象表明,长江鲥鱼的资源已经到了枯竭的地步了,但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宣布灭绝。随着长江生态环境保护和污染整治,结合十年禁渔的实施,鲥鱼会不会像鳤鱼那样,再次回到长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