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鱼年增30% “滇池土著”告急

  针对不断增加的银鱼,两个月前,昆明市滇池管理局就召开了“拟发特殊捕捞证专捕银鱼”的听证会,为防止银鱼大量死亡对滇池造成二次污染。然而,捕捞银鱼也仅仅是短期的权宜之计,对于整个滇池生态环境来说,必须要找到新的生态平衡点。安莉说,昆明市每年都要向滇池投放数十万尾的滇池金线鲃,这无疑是帮助滇池土著鱼回归的一项重要举措,然而对滇池那么大的水体来说,目前投放的金线鲃数量还远远不足以支撑其种群在滇池繁衍生息,而如何寻找新的滇池鱼类生态平衡点,还停留在探索阶段。

  为了保护滇池水质,除了禁渔外,大量鱼苗也被投入到滇池以改变湖中的污染物结构。滇池禁渔带来的益处是显而易见的,然而当人们对滇池首次进行渔业资源试捕监测后发现,禁渔对于滇池的生态影响要比想象复杂得多,而银鱼的迅速增加成为了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就在本月,昆明市滇池管理局渔业行政执法处联合昆明市水产科学研究所的多位专家对滇池进行了一次渔业资源摸底,而在此之前,滇池至少有十年都没有做过鱼类及底栖生物的资源试捕监测。翻阅历史资料,滇池物种分布的状况仅仅停留在上世纪70年代。“此次的试捕监测,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滇池的生态环境和治理成效。”昆明市滇池管理局渔业行政执法处副处长王勇说。

  王勇介绍,此次监测主要在滇池内东西南北中各取一个点,分别于晖湾、海口、梁王、宝象河口、观音山等地调查试捕。采用机拖船及拖网,在每个点中拖20分钟,针对滇池内的银鱼、鲢鱼、鳙鱼、鲤鱼、虾类、螺类的现存量进行调查,同时对捕捞物进行分类称量记录。

  “在检测当天,我们捕捞各种鱼类共计40多公斤,其中有3.5公斤螺类、27公斤银鱼、3公斤虾以及5公斤其他鱼。根据对现场银鱼的初步统计来看,今年滇池水体中的银鱼数量较去年同期增加了30%。”昆明市水产科学研究所所长彭军介绍说。银鱼,是滇池最重要的经济鱼类,1979年从太湖引进后,便在滇池成功繁殖。根据史料记载,银鱼在1984年达到历史最高产3500吨,产值1.12亿元。在短短一年间,银鱼数量较去年同期增加了30%,这对滇池的渔民无疑是个利好消息,然而在彭军然看来,银鱼数量的过快增长不见得是件好事。

  “从滇池生态角度出发,银鱼数量为零最好。”彭军说,因为银鱼主要吞食水中的浮游动物,而浮游动物则以水中的蓝、绿藻为食,如果银鱼数量过多,容易造成蓝藻暴发。“此外,现在已经临近银鱼产卵季节,产卵后的银鱼会很快死亡,则会对滇池水体造成二次污染。”彭军说,一般来讲一条雌鱼每次怀卵2000粒,产出约1500粒,而能够受精的大约有1000粒,最终存活下来300尾左右,其余的鱼卵将会成为滇池水体循环的一部分,成为来自滇池水体内部的污染源。从经济角度来讲,银鱼的经济效益和营养价值却是其他鱼类无法替代的。对于目前的滇池来说,人们既不希望也没办法将银鱼从滇池中剔除。

  事实上,银鱼数量的增加还有可能打破滇池鱼类的生态均衡。昆明市水产科学研究所的专家安莉说,如果滇池银鱼数量太多,会导致和银鱼相同食物对象的其他鱼类数量减少,而和这种鱼类相关食物链的其他生物也必将受到影响。

  土著鱼“打”不过外来鱼事实上,自从银鱼引入滇池以来,香港六合内部网站滇池水体的生态平衡就发生了巨大变化,而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是“云南土著鱼”。去年,昆明动物研究所的博士王伟营就专门针对滇池流域特有的土著鱼进行过调查。在13种土著鱼类当中,长身鱊、小鲤、中臀拟鲿、昆明鲇、滇池金线鲃、云南鲴、异色云南鳅、昆明裂腹鱼、滇池球鳔鳅被评估为极危物种,金氏鱼央、银白鱼和多鳞白鱼被评估为濒危物种,昆明高原鳅被评估为数据缺乏,说明数量极少,濒临灭绝。而5种软体动物的评估结果是:螺蛳、光肋螺蛳、牟氏螺蛳和飘棱拟珠蚌被评估为极危物种,滇池圆田螺被评估为濒危物种。

  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陈小勇副研究员说,云南是我国淡水鱼类多样性最为丰富的省区之一。但由于生态环境遭到破坏,云南鱼类多样性正面临严重危机,全省大约有1/3的种类日趋减少或濒临灭绝,湖泊鱼类尤为突出,濒危种几乎达到2/3,造成这种现象的重要原因之一是盲目引进鱼种,其中银鱼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虽同食浮游动物,但与云南土著鱼相比,银鱼生长周期较短,个体较小,在食物、生存空间等的竞争中占据优势。”陈小勇说,这些“外来汉”不但消耗大量的饵料,与经济鱼类争夺食饵,还在土著鱼繁殖期进入产卵场大量吞食鱼卵,致使这些鱼类的数量下降。事实证明,云南土著鱼的悲惨命运不仅仅在滇池上演。自1995年洱海地区采取保护措施后,著名的洱海弓鱼、春鲤、大眼鲤、大理鲤等土著鱼种群已呈上升趋势,但随后引进银鱼,这些土著鱼种群急剧减少,目前基本绝迹。